老子扑倒赵公明

赵公明 郭奉孝 弗朗西斯
大概是个写手
以上三个本命,bl只吃all本命
段子狂魔,短小不精悍,质效双低。
你可以叫我良辰
【因为语文老师说两个字的名字富有张力!/bu】
虽然是话痨但是极其不会说话【。】建议不要搭理!!!
【但是如果有评论的话真的超开心的!】
以及热切渴望有人深夜聊梗
命中永远缺一个弗朗西斯!【bu】

© 老子扑倒赵公明 | Powered by LOFTER

荒谬者端着他生前问人要的酒,颤抖着手,忽然的笑起来,一把撒到地上。

他说,北方的冬天太冷了,他已在地府,不需得一杯酒暖身子。

他那样的太骄傲的人,接受不了败局将定,才放弃力挽狂澜,输给不该输的人。


人是不能体会没经历过的事的,所以好的作品不是让读者体会角色的感觉,是让读者回到曾经经历这件事的感觉。


就是有的人,你看到他,眉眼疏疏朗朗的,就是盛世浮华。就一叹气,想,像我的故人啊。


我学哲学,拼命离世界的本质近一点,就是为了反抗命运啊,说它不是注定啊。不要宿命论,不要求而不得,不要徒劳无功。就算真的是,不要让我知道,让我相信。求求愿意蠢的人好好反驳它,挣脱着试试。

就算所有人都说,人都是要死的。

我想自我为中心,得到太多,拥有太多的人是不可以拥有爱情的。他爱上一个人,不能接受自己爱对方,放不下,卑微到尘埃里的样子,挣脱却又无力,然后就可以,由爱生恨。这是真实的噩梦,对于天之骄子和年少有为的人而言。非得是逼着自己喜欢的人是丧失一切,然后幻想那个人会忽然脑子不好使斯德哥尔摩的爱上自己。
说得轻巧,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他看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不骄傲。

“爱先说出口就输了”对我而言绝对是真理了。靠我现在恍然大悟。说的话是不是情话和说了什么有半毛钱关系吗,是相互喜欢的人说什么不是情话啊。之所以觉得我说得不算情话是你tm不会听,不喜欢你的人嫌我爱你直白,今晚的月亮真圆老套,折条寄相思矫情,问题不是我用了什么方式,说了什么话,问题丫那个人不喜欢我啊。
我真是鬼才,这种问题还纠结这么久。下回再看上谁可以不要过日子了,根本不是心动,就脑残了。
靠靠靠靠,好烦啊
丢人丢到家,我靠我觉得我差不多要反社会人格了。

【但我下回还会这样的。。。。。。。。。。。。mmp,好烦啊,这是唯一剥夺我理性和使我不能控制自己心情的事情。。。。。同一种类型的人让我烦透了恨透了下回...

情到浓处情转薄,家祭无忘告乃翁。

喜欢的人也没有那么喜欢,分散的恩怨落给宿命。...


盛大的游园会,到处是蒙在胭脂里的夫人小姐,现在天色很好,潜藏在角落里的人不易被发现。

王耀抿一口高脚杯里不知名的酒,刚刚那个人端给他。觉察得出是不太烈的酒,然而微妙的满足了他微醺的渴望。他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毕竟只是刚刚发生的事。苍白的面孔,金发覆额,这个喧腾城市内部的冷静好像刻在那个人眼睛里,但是他五官生得精致而美丽。

为了仿古刻意造出来的舒缓音乐搅得他思绪凌乱,昏沉间好像有人穿过人群走过来。一阵小小的喧闹,但是那个人得体的笑着说了抱歉。美中不足的是,王耀想,他的喜怒哀乐太假了,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王先生”这下完美了,声音也符合。说的很动听,以至于可以巧妙地掩盖住违和。“好像要下雨...

我再也不看球赛了【。】

为什么他们都没进四强【。】

天啊。

欧洲国家联赛是什么心狠手辣的玩意儿【。】

臆想症【英仏 苏仏】

其实手稿已经写得差不多结局了……但是一直没机会碰电脑所以……


二、

“你昨天梦到,他要杀了你。”

医生及其平淡的说,他穿着休闲服,无所谓的样子像是讨论今天的飞机票价。

“不是‘他’,是斯科特。”他的病人皱起眉,纠结他口中说出的每个单词。“他没有……他不会杀我。”

也许吧,但是首先他根本不存在。医生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可是你被谁推下去的呢?”他的新病人无聊至极,除了这种繁琐而无绪的梦根本没什么不正常的。

“…也许…不止他在。”病人紧张地拧紧手指,低着头目光停留在地面,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像是在受审。

受害者努力而徒劳的为犯罪者开脱。

——还是一个“不存在”的犯罪。

柯...

吃不到凉皮我真的好暴躁

还即将心狠手辣

我要带着菜刀【没有】去找凉皮店老板拼命

这是我最后的信仰了凉皮嘤嘤嘤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