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扑倒赵公明

赵公明 郭奉孝 弗朗西斯
大概是个写手
以上三个本命,bl只吃all本命
段子狂魔,短小不精悍,质效双低。
你可以叫我良辰
【因为语文老师说两个字的名字富有张力!/bu】
虽然是话痨但是极其不会说话【。】建议不要搭理!!!
【但是如果有评论的话真的超开心的!】
以及热切渴望有人深夜聊梗
命中永远缺一个弗朗西斯!【bu】

© 老子扑倒赵公明 | Powered by LOFTER

吃不到凉皮我真的好暴躁

还即将心狠手辣

我要带着菜刀【没有】去找凉皮店老板拼命

这是我最后的信仰了凉皮嘤嘤嘤

有点丧【。】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好
刚刚是不是睡着了?
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会做错?
最难受的是一个人去挂号【。】
刚刚给闺蜜打了电话她在KTV陪男票
有点羡慕,所以不要她陪着
其实自己去也没问题嘛,我家小朋友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吖,她那么笑是不是真的超级高兴
面对不了任何警告【。】
肚子好疼
敲门的时候没有人开,但是我知道他在里面
太着急了忘了那个药的牌子
不敢和别人说
倒霉不值得同情,但真的遭人嫌
也许幸灾乐祸的不吓人,我怕我受不了最喜欢的人一句“假的吧”
是假的,都是我在骗人
我没有难过,也没有想哭
你看到的那个你觉得很有趣很喜欢的人才是真正的我,我希望是这样
所以说就是这样了
我有点担心他们觉得我过分
因为本来...

臆想症【英仏 苏仏】

他的梦里有一个男人。
应该配着80年代爵士乐出现的人。冷漠峻然的,鬼一样。
那是怎样的一场梦啊。
画家的梦总是黑白的。他看到四蹄如飞的马,黑棕色,然后抬头,应是马首的位置上赫然一个人头。
他想尖叫,发不出声;想逃,双腿无力。
头顶上千钧下坠的大厦,下一秒就要砸死他。
没有声。一点也没有。他甚至忘了哭,光陆怪奇的梦不需要眼泪。
误入异世界的先生想逃。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四周景象忽然变得模糊,飞快的旋转。
他在尖叫。他希望自己在尖叫。太恶心了,全身的勇气都被抽离。
黑白的,混乱的。
有人拉起他的手。是另一双,带着薄茧而骨节分明的手。很凉,然而诡异的有力,握着他不许松开。
一个穿着西装,没有打领带的男人。他大概在笑,神色...

米仏的表白

“琼斯,你不应该在论文里谈琐事。”
“琼斯学长说得真好啊,但是总东一句西一句的浪费时间。”
“老天,别笑了阿尔弗,我求你,我只有十分钟了。”

“嘿……”踌躇着如何避开所有的错误,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都要忘了怎么说话了。他再度抬头看着面前翻着书的波诺弗瓦先生,图书馆里很安静,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失态。
“嘿,我喜欢……你”他最终换了称呼没有叫出那声“您”。完了,我搞砸了。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的打算着今晚该去那家汉堡店买醉。他面前安静的全然融入环境的人连头都没有抬。
然而hero不会认输的。硬着头皮接着说“也许……我可以……”上帝啊,让他看我一眼吧。阿尔弗雷德推了一下眼镜——两根手指一起,他紧张的要疯了。“和您...

【英仏】舞会Ⅰ


大概是大革命背景?(当成架空好了www)
男妓仏,然而并不刺激。天雷慎入
文笔极差,画风清奇
英第一人称视角
未完不待续

革命,战争,颠覆一切。
年轻人永远热爱的事在如今真实上演。仅我所见之处是如燃烧的烈焰般滚烫的红旗,上书伟大的信仰。倘使我和他们一样有活力的话大抵会同样热衷。虽然用刻薄的话说——不过是太过美好的环境使热血冲昏他们的头脑。
巴黎是个无形的战场,对谁而言都是如此。他们面对的是清晰又直观的战场,但我所面对的敌人绝不比那容易对付分毫。
两年前我来到巴黎时,我父亲说他允许我去巴黎的妓院——只要不碰那些男妓。
然而我遇到了弗朗西斯。他单凭外貌上的优势就俘获了我,况且他那时熟练地游走于情场,对付我这样的...

【英仏】擦肩

焦躁总是理智最大的敌人。


在一个我以为能好好休息的周末因为工作原因出门是最痛苦的事了。


假如老天稍稍有点良心我出门时能看到的是略带阴沉或者小雨的天,而不是——这该死的大太阳。


路边的梧桐树树荫并不在人行道一边,即使它们那样高大对我而言也毫无用处。实际上,灼热的风吹起梧桐树的花絮很成功的让我皱眉。它告诉我确实有风,虽然我还是心头沉闷。这种天气出来的人不多,基本就是没有。至少在我视线所及,只有一个人。


当然,对方没有我那么惨。遮阳帽,长裙,凉鞋,夏日必备的装束(对于女士而言)。我不禁有点羡慕她,比起我一身黑的西装,她可以说活在天堂。


对方好像也在匆忙的赶路,她穿着高帮...

【脑洞】

骑士英和(大概)公主仏

是一个我最想下手但又无从下手的梗:

“总之呢,一个骑士一定得有一个公主”

“否则,他就会变成乌鸦。”

hhhhhhh……

所谓的命运啊

大概就是糟透了的你遇上糟透了的我。

一个公主落跑了她的血统依然高贵,只要这位公主温柔多情,遇见一位有绅士风度的骑士……

“死眉毛”

“臭青蛙”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说得一副你打得过的样子。”

2333

“我听说骑士背后都有一个帮着他的魔法师”

“……so?”

“当然你人品那么差肯定没有。”

“如果我说有呢?”

“不可能。”

“我自己也算的吧。”


跃跃欲试挑衅对方的仏【bu】

人活着...

梅雨【耀仏】Ⅱ

这篇高甜预警【!】

很腻歪人 

一点点肉渣子 

老王撩汉技能满点 

祝大家七夕快乐 【迟到的】


王耀做过许多无疾而终的梦。

正如水中月,镜中花。他醒后下意识找寻梦中的事物却只有不真实的记忆。

王耀今天醒来时第一个想到的仍是昨晚的事,他怕那也不过一场幻梦,逼真,不清醒。但是太真实了,他着急的想一试真假。 

直到王耀走到二楼弗朗西斯的房间打开了门用温度计给人量完了体温看到温度计上的39℃时王耀才觉得真。 

然后又看了一眼39℃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温度计砸了。 

弗朗西斯刚醒就看到王耀盯着温度计脸色像吃了苍...

接连【西仏】

群里的西仏活动
厚颜无耻单发www】
我写的好差【大声bb】

时光最擅长给人失而复得的礼物。
你知道,在历经浩劫后。
付出一些,忘记一些,甩开过去,然后再重逢,再相遇。
你听过比这更好的故事吗?
我亲爱的,弗朗吉。
三年前我重拾画笔。它曾属我生命的一部分,可那一刻,当我用它沾了饮料,我的手发抖。一半是激动,一半却是生疏。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我还会画什么东西,同样,我未奢望过再见你。
现在老天给了我似梦一样美好的礼物,我感激还来不及。即使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好像忘了什么。
万能的主大概忘了做到尽善尽美,但我早已准备好接受最坏的结果。这算得上是美好了,在旧事散去后,你还在我身边。除了天注定,没什么更好的解释。
恋人...

梅雨【耀仏】Ⅰ

有的人甘心漂泊,在行尸走肉中带着赤诚的灵魂流浪。
                                         ——题记
早春的燕匆匆寻着檐,停驻一刻然后继续追寻故地。
雨连着下了三天,...

1 / 5